盘点2018年十大科技业争端:董明珠赢十亿 苹果手机中国禁售

2018年12月28日 09:10 来源:千家网 作者:网络整理 我要投稿

盘点2018年十大科技业争端:董明珠赢十亿 苹果手机中国禁售

  图虫创意

  2018年的科技圈远不能用太平来形容,巨头们的争斗在升级,就像高通和苹果这样,专利大战全球开打,还有像贾跃亭这种,明明等来了“救命钱”,却最终跟恒大闹掰,再度陷入资金荒,更有百度前高管王劲,自立山头后被前东家最终排挤出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硅谷分析狮联合腾讯科技推出本期策划,盘点过去一年科技圈的十大争端。

  恒大、法拉第未来:贾跃亭想要钱,更想要控制权

  其实法拉第未来和恒大的争斗,说到底还是许家印和贾跃亭两位大佬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乐视生态圈资金断裂后,贾跃亭就带着法拉第未来这个项目躲到了美国,希望靠着电动汽车能够重拾昔日的辉煌,无奈造车需要庞大且持续资金支持,所以想要干成这事,就必须要引入投资。今年6月25日,贾跃亭拉来了超级金主恒大。许家印以67.46亿港元入主法拉第未来,给FF91的量产带来的希望。

  正当外界认为贾跃亭的造车事业就此走上正轨后,10月3日法拉第未来突然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在法拉第未来看来,恒大在投资时就怀揣阴谋,想将公司逼到财务绝境,而这样做只是为了窃取与FF91汽车有关的知识产权。

  随后恒大进行回应称,在2018年7月,FF申请提前支付第二期7亿美金的投资,双方签署了一些列补充协议,延期打款是恒大认为FF并没有达到支付条件,所以在付款的最后期限,财务危机日益严重的法拉第未来申请了紧急仲裁。表面上看,FF希望恒大履行投资合约,而实际上,本质问题是贾跃亭不想失去FF的控制权。

  目前双方还在为了赢取官司而努力,不过贾跃亭似乎做的准备更多,其在寻求新的投资,希望能够把恒大彻底踢出局,但是陷入资金荒的法拉第未来自己的状况非常不乐观,美国员工裁减的仅剩500余名,且全部降薪(包含所有高管),贾跃亭则宣布仅领1美元年薪,为了能够保存实力迎接新的投资。

  高通、苹果:库克不接受专利压制 也想利益最大化

  高通和苹果之前一直都是很好的商业合作伙伴,双方合作表面上看似乎很平静,但私下其实早已暗流涌动,终于在iPhone 7发布的2017年,苹果捅破了这个窗户纸,开始向高通正式宣战,在库克看来,他们可以为专利付费,这是支持创新的最好方式,但绝不接受专利的压制,高通就是后者。

  凭借在3G、4G时代通信专利上优势,高通成为了智能手机行业真正的霸主,之前曾有网友这样调侃他们,买基带送处理器,虽然这是玩笑,但基本上说出了高通的盈利的核心点,就是利用通信上的核心专利,去倒逼手机厂商不得不采购他们的基带(因为绕不开专利),当然苹果也不例外,不过高通在专利授权费上并不透明,针对的厂商收取不同的费用,简单来说就是,手机卖的越贵,出货量越多,那么交的费用也就越多,这显然是苹果不能忍受的。

  随后双方的矛盾在2018年达到了顶峰,新iPhone停掉了所有高通的基带,改用英特尔基带,同时库克还停掉了,所有高通的专利费,随后双方的专利战升级,高通全球禁售iPhone,就是为了倒逼苹果重回谈判桌,从目前的情况看,高通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中国福州法院、德国慕尼黑法院都选择支持他们,对苹果禁售。为了打这些官司,高通也要去不支付天价保证金,对于双方来说,这样耗下去都不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即将开始的5G网络,不排除两者重新和好的可能。

  格力、银隆:董明珠造车心切 深陷无底洞

  2013年,董明珠和雷军来了一个10亿元的赌约,其实这场赌局背后是,董明珠坚信实体经济能够战胜互联网经济,虽然结果还是她胜出了,但是如果这个赌局时间再拉长的话,最终谁能胜出还真说不准。虽说格力目前一切稳定,但是董明珠想要让格力多条腿走路的心一直都没有停过,看看他们当时进入手机领域的态度就知道了,不过很遗憾董明珠没有踩准时间点。

  手机之后的下一个风口,目前比较靠谱的可能就是新能源汽车,资本都在朝这个方向聚集,董明珠第一时间就扎进了这个圈子。2016年3月格力公告筹划发行股票收购珠海银隆,最终这个计划没有通过,一气之下董明珠个人联合万达、京东、中集等30亿元投资珠海银隆,随后2017年2月14日,董明珠宣布汽车空调项目,与珠海银隆合作,随后双方的合作火热开始,全国先后布局十几个基地。

  好景不长,2018年7月20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查封南京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这也拉开了银隆公司内部的争斗序幕,银隆集团实控人魏银仓、前高管孙国华涉嫌侵占公司利益超10亿元,随后银隆给出公告称,已经就魏银仓、孙国华的行为上报给司法机关,不过二人随后反击,指控董明珠诸多非法行为,比如:“利用国有企业领导人的职务谋取私利”、“损害上市公司格力电器以及其他股东利益”、“涉嫌构成贪污”等。这场双方的争斗还没有结论,不过前段时间董明珠已经公开表示,银隆就是个无底洞,但自己不后悔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

  摩拜、ofo:戴威不放权 互联网经济没有老二

  共享单车的出现,是为了解决出行的最后一公里,这个中国互联网独创的新事物,刚推出前期的确受到了资本的追捧,其中以摩拜和ofo是行业的领头羊,不过双方为了争夺真正的第一,也是发生了激烈的争斗。虽然现在局面已经完全不同,但互联网经济没有老二的说法放在ofo上在合适不过了(竞争不再伴随双方体量的膨胀,取而代之的就是相互的消耗,这用来形容摩拜和ofo争斗极为贴切)。

  在2018年年初时候,为了融入更多的资本,摩拜和ofo迎来了新一轮的扩张,比如降低押金,加大线下单车的投入数量等等,一时间一些城市的共享单车出现了车满为患的局面,随后不少政府出台,不允许在相应城市增加共享单车的数量。经过烧钱的扩张后,摩拜和ofo也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缩减,而最先出现问题的是ofo,被爆出拖欠供应商货款,当然摩拜当时的资金也不是特别充裕,随后一种言论开始出现,两家为何不合并一家呢,随后ofo投资人朱啸虎开始喊话,摩拜与ofo“合并才能盈利”,随后ofo的其他股东也在推动与摩拜的合并,不过这个计划被王晓峰和戴威同时否决了。

  对于摩拜和ofo来说,如何盈利一直都是最大的问题,单靠共享单车收取骑行租金的故事,早已不能继续,加上一、二线城市限制投放后,双方发展都进入了天花板,即使去开拓海外市场,但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双方争斗不止的同时,阿里扶持的哈罗单车开始快速崛起,这让原本就局限的市场,变得更激烈了。既然盈利之困是大家都不能解决的,那么想要继续融资就需要有新的故事可以去谈,所以我们看到了摩拜的让步,而ofo的戴威始终不愿意让出控制权,在这样的背景下,ofo现在陷入资金荒举步维艰,而胡玮向美团交出了控制权。其实说到这,摩拜和ofo已经没有了严格意义上的竞争,相比摩拜来说,ofo要解决的是如何融到更多的钱,先把眼前用户的押金给退掉。

  小米、美团:一级市场钱荒,二级市场心慌

  乍一看觉得小米和美团根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竞争对手,但是双方的确发生了竞争,就是在2018年10月份相继上市前后,两家公司都可以看作是“新经济”概念股的代表,而也都是在6月份送出的IPO申请,其竞争焦点在于,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变得严峻起来的募资环境,谁能吸引资本方的支持。

  一级市场的资金将会出现断崖式下跌,意味着“资金源寒冬”来临,这就直接体现在了上市企业在一级市场寻求基金融资的困难,所以小米要力争,而美团更不会放。小米上市前的最后一次融资是2014年的E轮,当时估值450亿美元。美团此前的融资则是40亿美元,投后估值300亿美元,但公司尚未盈利,谁来继续接盘?所以,投资者也都在等待一个时机,上市可能就是最好的机会。

  一级市场融资难,势必逼迫公司走向二级市场,还记得雷军曾说过小米不缺钱,并不会考虑上市,而王兴也表示,美团不着急上市,不过今年两家公司都着急上市,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双方抢夺一级市场资金的同时,还都不约而同的站到了二级市场上,毕竟可以融资的钱就那么多,如果双方相互竞争,那么他多了,你就必然少。

  雷军、董明珠:制造业改变世界 实体经济才是未来?

  从目前的情况看,董明珠领导的格力今年营收突破2000亿元基本没悬念(前三季度收达1487亿元,净利润达211亿元),而雷军的小米想要在最后第四季度完成700亿元的营收,并不现实(前三季度总营收1305亿元,实际利润为67亿元),所以5年前那场10亿赌局,董明珠没有意外的会获胜,不过她自己可能也明白,如果赌局期限是10年的话,最终谁能赢下还真说不准。

  对于董明珠,其实跟雷军的这场赌局没有太多意义,在她看来,互联网本身就是要靠制造业来支撑的,这两者在竞争上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格力是做实体经济的,而小米是做互联网的,属于轻资产,两者没有没什么可比性。),对此董明珠甚至喊出了只有制造业崛起,才能真正意义上的改变世界,如果都去做互联网,整个经济就都混乱了。真正完美的组合是,互联网必须要靠实体经济来支撑。

  雷军的小米快速崛起,确实给董明珠上了一课,只要风口站的对,做起事来的确很容易。所以我们看到董明珠在日后的格力布局中,都在有意识的向互联网经济上靠,虽说格力的手机业务完全没有存在感、入局新能源汽车投资银隆陷入无底洞,但这些都不会让董明珠就此放弃,投资30亿元间接入股安世半导体,成为闻泰科技的重要股东,也显示了格力要进入芯片设计行业绝心,而反观雷军呢,轻资产的互联网背后,是他们开始去向实体经济的拓展和延伸,所以这场赌局背后,可能让双方都明白了,加入了互联网的制造业才是未来吧。

  易到高管内讧:第三次易主无疾而终 网约车市场迷失

  对于易到来说,这个曾经的网约车市场的核心玩家,被乐视入局后,开始衰败。2015年10月,贾跃亭以7亿美元收购了公司70%的股份,为了刺激日订单量,易道开始了“充多少送多少”的大力补贴,加上以往易道的口碑,这吸引了众多用户,很快易到迅速回归专车行业第一梯队,在2016年的用户活跃数据中,易到紧随滴滴,与Uber持平。不过最终随着乐视资金链崩盘,整个易到也就加速坠落,以至于最后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随后韬蕴资本入主易道,并开始了去乐视化,不过整合工作深入后超出了他们的预想,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随后车主提现账户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一时间易到再次陷入危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易到先是迎来了新的掌门人,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其还带来了原百度外卖的高管层。公司的动荡,给新来的CEO没有太多机会,此时易到内部也如同一盘散沙,没有明确的KPI指标,激励政策也不明确,至于易到在今年初提到的日均100万单的目标,也没有对应的季度、月度目标。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易到内部出现了高管的内讧,这无疑给正在寻求转机的公司又是一次重击。今年11月初,易到GR总监吕艺发文称,现任CEO巩振兵曾以辞退员工为手段,让其磕头道歉,还拍摄视频发布在微信群里,随后双方进入拉锯战,各说各有理,外界也开始质疑如此团队,怎么能够让易到从逆境中爬出,网约车市场迷失的易到经历了三次易主后,还没有摆脱乐视留下的债务深坑,加上内讧的团队,未来怎样发展,都是让人捏把汗。

  音协、KTV:版权背后 卡拉OK经营者不该成牺牲品

  2018年11月5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给出通知称,要求6000余首KTV歌曲下架,这搅动了中国线下音乐版权市场的一池春水。不过音协还强调,此次歌曲MV下架并非强制执行,而且只包括与音集协有合作关系的KTV经营者,要求删除的也只是某些特定版本,国内还有些KTV不是通过音集协而是通过自有渠道取得版权方授权的,则不在此次通知下架范围之内。随后,KTV联合起诉音集协,并强调协议未到期。

  一些KTV拿出了跟音协签订的合同,从业者始终按照“一个歌房约10块钱/天”的收费标准与音集协签署协议。协议每年一签,目前尚未到期。让从业者最感慨的是,希望音集协将曲库透明化。音集协作为集体管理者,应该明确公布自己到底可以管理多少歌曲,以及歌曲的版本、授权期限、收费标准的由来,包括版权费收取后的流向等都应该向公众,至少应该向歌曲的使用者和权利人公布。

  据悉,此番6000余首KTV歌曲下架背后的导火索,其实就是音集协与天合集团之间的诉讼纠纷,其中天合文化是音协委托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代收卡拉OK版权使用费机构,并开展卡拉OK版权使用费收取和交付提供服务。对于音协的突然解约,天合文化强调,与音集协合作关系尚在存续期间签署的《著作权许可合同》均为有效,已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决相关协议继续履行,而双方矛盾目前仍然没有结果,不过法律人士指出,音集协单方宣布与卡拉OK经营者之间著作权许可合同作废的方式不符合契约精神,卡拉OK经营者不应该成为本次纠纷的牺牲者。

  网秦高管内讧:魔幻版剧情发生在资本市场 只为控制权

  2018年9月17日,网秦(现更名为凌动智行,转型智能汽车领域)公关给出消息称,林宇指使雇佣的安保人员偷盗飞流公司公章,伪造飞流CEO任命书,飞流公司报警后,林宇及所雇佣的安保人员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和平里派出所警方带走协助调查。据了解,飞流公司为网秦前子公司,但目前两公司董事长均为史文勇,而这件事牵扯出了网秦史文勇和林宇的恩怨。

  史文勇与林宇共同创立发展了网秦,作为创始人身份的林宇于2014年年底离开了网秦,按照林宇的说法,他是被离职的,史文勇重置了他的邮箱,捏造了自己要辞职的假邮件,而双方争论的焦点也出现了公司的控制权上,还有那5.12亿元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争议焦点在于史文勇私自挪用公司现金进行质押贷款),这是史文勇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一半预付款。

  其实双方恩怨再次爆发,是林宇率先发声的,其在2018年9月10日突然表示,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自己被网秦现任董事长史文勇绑架13个月,期间受到非人折磨,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但很幸运被北京警方解救,同时他还公开喊话,表示自己重回网秦成为公司的负责人,对此史文勇回应,他仍在在公司正常履职,并且没有对林宇做出任何违法行为。

  局外人很难从各个版本中厘出真实的细节,不过从高中同学到创业伙伴,林宇和史文勇从信任到破裂。这家公司未来走向会是怎样,只能交给时间来回答了。

  景驰科技内讧:百度“叛将”被封杀 创始人争夺控制权

  2010年王劲宣布加入百度,在这7年工作时间里,他作为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把自动驾驶搞的风生水起,但是做得不管多好,也是给别人打工,于是王劲宣布离职,2017年4月成立景驰科技继续着自己的自动驾驶事业,自立门户也做自动驾驶,这显然是要跟前东家对着干的节奏,于是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机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创立的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年2月26日,景驰科技暗示王劲由于“个人家庭原因”离职,而3月份景驰科技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双方握手言和,而此时王劲已经在景驰科技中难觅身影了。

  王劲从景驰科技离开后,公司陷入了内讧状态,高管们着急分家是内讧的主因。今年7月8日景驰科技前法人代表潘思宁对外公开表示,景驰CFO吕庆,未经其同意质押其股权,并伪造潘的个人签名,将北京景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变更为吕庆,景驰科技发布官方声明,称前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潘思宁所述不实,且已被公司股东会罢免,而双方声明,也将驰科技内讧正式公开化。

  目前双方的争斗还没有结束,也在等待最终的判决,不过景驰科技前景堪忧,创立之初曾有六位联合创始人中:王劲、杨庆雄中途离开,而公司的多位技术骨干也都跳槽,其他联合创始人则深陷于公司控制权之争。由于争斗还在无休止的进行,景驰科技多次对外表态要进行下一轮融资也迟迟没有完成。

0%

我支持

0

0%

我反对

0